应急管理部为木里火灾抢险牺牲英雄设网络祭奠专栏

首页 > 企业新闻

行业动态

最强弃少女主角

04-07

  过去不久的2018年对于中国电竞无疑是丰收的一年。 OMG赢得了《绝地求生》全球邀请赛,RNG拿下MSI冠军,IG更是将S8全球总决赛冠军奖杯揽入怀中,加之雅加达亚运会收获两金一银…… 中国电竞战队第一次彰显出如此巨大的统治力,而在全球收割荣誉的背后,是过去几年国内电竞赛事的辛勤耕耘,其中腾讯电竞旗下的TGA作为国内最大的游戏竞技平台发挥了功效。日前,TGA宣布在2019年把旗下赛事项目扩容至30+,打造覆盖全年的大型电竞运动会,这标志着国内电竞赛事体系进一步走向完善和升级。 TGA平台带来的蝴蝶效应对于电竞迷而言,TGA算不上一个陌生的字眼,成立于2010年的TGA致力于全品类电竞游戏的覆盖,为职业赛事和相关人才做孵化,并形成电竞产业完整的生态链。以2018年为例,TGA旗下赛事覆盖MOBA、FPS、ACT、体育、卡牌在内的电竞全品类,包括《穿越火线》、《英雄杀》、《火影忍者手游》等共计17个项目、148个比赛日,观众累计约10亿人次。 事实上,作为国内最受追捧的两大职业联赛,LPL和KPL都源自TGA,而Uzi、PDD、Clearlove等电竞迷耳熟能详的巨星级选手,他们的成名之路也从TGA开始。甚至于,当下国内最知名的电竞解说苏小妍、娃娃、米勒、白鲨等,也都是伴随着TGA赛事的成长逐渐走向前台。此间,业内人分析,TGA旗下众多赛事主要定位于次级联赛,通过全品类辐射更多的人群、普及电竞运动之外,更起到孵化新赛事和对成熟的职业联赛输送人才的作用。中国职业战队近两年在全球范围的迅速起势,得益于国内职业联赛的锤炼,而职业联赛的繁荣很大程度在于之前若干年形成的丰沃土壤,这一点是TGA以及其他国内赛事平台稳步发展带来的蝴蝶效应。 有鉴于此,如今TGA继续升级,既有成绩反馈带来的刺激,也顺应了实物发展的必然规律和大环境的需要。在新出台的规划中,2019年TGA旗下赛事从过去的17项增加到30余项,除了游戏项目扩容,赛事还囊括了国际赛、定制赛(比如为女性选手特设的赛事)、全民赛多元化的赛事,打通了业余和职业,从项目、人群各个层面实现了赛事的全覆盖,真正让国内电竞赛事成长为大型的运动盛会。资源优势得到对外输出 当然,大规模办赛、培养人才都是在不断投入,如何让持续投入得到回报一直是国内电竞平台需要思考的问题,毕竟办赛本身并不是一个赚钱的买卖。目前电竞人习惯于以传统体育作为电竞的一面镜子,而这并不只是电竞迫切想要进入主流的一种说辞,从赛事体系和商业化,电竞都从传统体育赛事中找到了灵感。 “策划之初,电竞的赛程设计、办赛方式、选手培训等等,都借鉴了传统体育赛事的模式,商业化方面,两者也是相通的。” “打个简单的比方,巴萨、皇马、曼联是最赚钱的足球俱乐部,但光从办赛的票房,盈利额可能并没有那么大,但他们的成功创造了属于自己的IP,在这个IP基础上你可以捕捉到更多的商业价值。”作为电竞行业的一个老兵,腾讯竞技高层侯淼并不讳言电竞行业在沿着传统体育赛事的路径前行。和传统体育一样,新生的电竞领域一样可以滋生出顶级IP。拿S8总决赛来说,独立观众达到9960万,平均每分钟观赛人数达到1960万,这个数字都超过了NBA单场赛事的峰值。而回到TGA平台上,LPL作为一个优质IP也刚刚收获耐克的高额赞助合同。 必须承认,电竞诞生之初就具备了商业化的基因,其头部资源拥有海量用户,拥有线上、线下不同维度的传播,这让电竞不只是一个追随者,也成为其他行业跨界布局的一个新大陆。如今很多传统体育俱乐部诸如皇马、曼城、巴黎圣日耳曼都在打造自己的电竞战队或电竞场馆,很多体育赞助也开始瞄准电竞,李宁就刚刚收购Snake战队,361度也开始成立电竞项目组,这一切都让TGA继续做大做强找到了有力的支撑。值得一提的是,国内电竞赛事平台的强势,带来的不仅仅是中国战队在全球范围的竞争力以及商业价值层面的提升,中国电竞的文化内容、资源优势也吸引了全球的关注,得到了对外输出的契机: 去年雅加达亚运会电竞第一次成为表演项目,全部6个参赛项目都由组委会交至TGA承办并提供技术支持,并肩负相关的网络直播;此外,TGA旗下的AOV(《王者荣耀国际版》)继去年入选雅加达亚运会,又入选了今年11月30日在菲律宾举行的东南亚运动会…… 游戏项目和配套资源相继出海,让人们进一步看到了中国电竞领域迸发出的力量。

  波音公司随后确认了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的这一声明,称他们将延后提交针对737 MAX飞机的软件升级包。

  正在加拿大莱斯布里奇进行的2019年世界男子冰壶锦标赛上,中国队在循环赛遭遇四场失利后终于迎来了胜利。

  “权利的合法化是自闭症儿童真正享有受教育权的前提与基础。但自闭症儿童并没有明确列为法律意义上的特殊教育对象。” 4月2日,第十二个“世界自闭症关注日”到来之际,《自闭症人士法律手册》(以下简称“手册”)在上海东方明珠电视塔广场正式发布。该手册针对自闭症人士普遍的法律需求,比较全面地梳理相关法律政策,并指出了现行法律法规存在的一些问题。法律保护范围不明确,入学权难以保障该手册称,现行的《义务教育法》中,残疾人被分为“视力残疾、听力语言残疾和智力残疾”,《残疾人教育条例》仅在送审稿中提及“将残疾人教育的概念,由传统的视力、听力和言语残疾和智力残疾,实践扩展到脑瘫、孤独症、自闭症、多重残疾等残疾类型。”但正式发布的版本未列此条。在实践层面,而对于随班就读,《义务教育法》规定“普通学校应招收有接受普通教育能力的儿童”,但至于何种程度算是“有接受普通教育的能力”,则将解释权完全交予校方,同时,由于《义务教育法》没有设置明确的惩罚性条款,对学校违反此条规定拒绝招生时,很难根据现有法律追究其责任。融合教育“融而不合” 今年的自闭症日主题即为“消除误区,倡导全纳”。融合教育的现状还面临哪些问题,该手册指出,实践中,虽然我国倡导融合教育和“随班就读”,但“随班就读”却存在变成“随班就座”、“不拒收但劝退”的现象,教育质量不尽人意。目前,随班就读虽然是我国特殊教育主体形式,但呈现出萎缩态势。首先,教师的教学能力和教学设计很难达到融合教育的标准。虽然《残疾人教育条例》规定应当坚持分类教学、个别教学,但应试化教育背景下,所有学生都参加标准化的期末科目考试,教师也普遍缺乏制定符合自闭症学生身心特性和需要的个别化教育计划的能力。其次,对于随班教学质量缺乏考核标准。教育部发布的《小学教师专业标准(试行)》、《中学教师专业标准(试行)》、《中小学教师水平评价基本标准条件等文件均未涉及对随班就读的特殊学生的教学要求和考评指标。此外,在应试体制下,老师很难兼顾课堂效率与自闭症学生听讲效果的平衡,可能难以对自闭症学生给予应有的注意和照顾。另外,普通学生家长“自闭症孩子打我家孩子”的投诉时有发生,但实际上,自闭症儿童被霸凌的比例比一般同伴高出三倍。自闭症儿童无法有效进行表达和辩解,也无法用适当的方式捍卫自己的正当利益,有时承担了不应当承担的责任和控诉。当“弱”遇到“恶”,当来自学生、家长及社会的偏见观念不能进行引导,也非常不利于自闭症学生在集体中融合与成长。该手册由上海复恩社会组织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编写,上海宋庆龄基金会涵公益专项基金支持。

  4月1日下午,应急管理部的官网和官方微信变成了黑白色。